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外媒称部落犯罪与恐怖主义沆瀣一气:埃及难以应对困局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英国《生存》双月刊2-3月号刊登了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马泰乌撰写的题为《以色列与圣战威胁》的文章,现将文章中有关埃以边境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形势的内容编译如下:

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和部落主义

在短暂摆脱自1970年代开始至1997年才结束的恐怖主义暴力活动之后,新的恐怖主义浪潮又从21世纪初开始席卷埃及。在西奈半岛尤其是如此。这个沙漠区域的面积是6万平方公里,有大约50万居民,在1982年以色列对其的占领结束之后被埃及中央政府抛弃。因此,在过去的15年里,该地区的犯罪网络和武装组织急剧增加。

西奈“灰色区域”的形成是对该地区数十年社会经济及政治边缘化推动的结果,而这种边缘化催生了一种部落-犯罪分子联手的自治方式,以及部落与恐怖分子基于利益而展开的权宜合作。坐落在西奈、吉萨和以色列内盖夫沙漠交叉口的大型部落联盟始终控制着该地区的主要走私路线。恐怖组织在该地区扩散的其他原因则包括1990年代以来的萨拉菲派观念的渗透(导致与传统部落实体竞争的伊斯兰宗教法庭增加);与加沙地带的联系在哈马斯2006年接掌政权之后更加紧密(包括两块领土间的武器和战斗人员流动);由于利比亚和叙利亚-伊拉克的冲突,西亚北非地区的恐怖组织激增;途径利比亚武器走私路线在2011年之后形成(通过苏丹的替代路线2013年就已走不通了)。因此,除了既有的在北非、非洲之角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的走私网络之外,在西奈半岛活动的恐怖组织也成为一个格外具有灵活性的恐怖主义威胁。

21世纪初,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真主至上”恐怖组织在红海沿岸发动袭击(2004年在塔巴,2005年在沙姆沙伊赫,2006年在宰海卜),招致了埃及国家安全机构和情报机构的严厉镇压。在被削弱数年后,恐怖组织在2011年后死灰复燃。埃及政权自此丧失了对西奈半岛的控制权,导致了前所未有的乱象。很快,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成立于2011年)成为该地区的主要恐怖主义力量,开展了摧毁埃及-以色列天然气管道的行动。该组织在2013年改变战术,专注于阿里什、谢赫祖韦德和拉法三角地区。该组织实施了大规模的杀戮性袭击事件,并在2014年11月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从而成立了“伊斯兰国”组织的“西奈省”分支。促使其“皈依”“伊斯兰国”组织的是西奈和拉卡战斗人员之间的个人关系、经济考量和单纯的机会主义,因为“伊斯兰国”组织在2014年年底正处于成功的顶峰。

从2013年年底开始,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与埃及中部地区的恐怖组织合作,设法在西奈北部的据点以外实施了袭击。该组织的袭击目标是埃及军事设施和检查站,意图杀死埃及军人,窃取他们的武器,并在互联网上播放视频。从2015年开始,在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和埃及加大军事行动力度之后,“西奈省”组织选择在西奈北部地带对埃及安全部队发动大规模袭击。在12个月的时间里,它表明自己有能力占领一座城市(2015年7月的谢赫祖韦德)大约10小时、杀害大约60名埃及军人、迫使军方动用F-16战斗机保护地面部队。上述袭击展现了出色的行动、情报和招募能力以及渗透技巧,2015年10月发生在沙姆沙伊赫的俄罗斯飞机爆炸事件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埃及以色列联手反恐但效果不佳

埃及的军事行动谋求切断该组织的武器供应和联络渠道、实施宵禁并且武装平民。上述行动也得益于以色列的情报和军事支持(包括空中打击和无人机)。然而,埃及未能阻止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继续蔓延。埃及大举破坏加沙的走私地道和控制本国西部与利比亚的边界,以期减少输送给本国恐怖组织的武器和弹药,但同样未能阻止“西奈省”组织每周都实施致命袭击。从2007年的年初开始,该组织还实施针对科普特基督教徒的教派袭击。鉴于中央政府无法保障国家安全,当地贝都因人组建了自己的民兵以打击“西奈省”组织。然而,他们与埃及军队的协作始终是脆弱的,有可能加强部落军事领地和部落间的竞争。另外,此类合作无法解决缺乏经济和发展政策的问题,而这是该地区犯罪问题治理的基础。

文章称,西奈地区的恐怖分子活动的优先重点是推翻埃及中央政府。因此,以色列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然而,他们2011年在以色列城镇埃拉特附近实施了一次致命恐怖袭击。在那以后,埃及人在2014年的加沙冲突中拦截过一名自杀式袭击者;2015年和2017年,该组织又朝着埃拉特的方向发射过火箭弹。此外,在失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据点之后,“伊斯兰国”组织在西奈找到了一个可以偶尔取胜的地方。2017年10月,该组织宣称向加沙附近的以色列人聚居点发射了火箭弹,几小时后又宣称对阿里什附近的埃及军队发动了致命袭击。

自从2011年在西奈开展“猎鹰行动”以来,以色列接受了西奈半岛事实上的再度军事化(戴维营协议只允许在靠近以色列边界的C区驻扎多国部队和观察员以及警察)。推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政府的政变和埃及总统塞西(以色列已经与此人打过多年交道)随后当选加快了这一进程。埃及与以色列当前的协作水平远远超过了穆巴拉克总统执政时期。不仅埃及在西奈半岛的军事行动得到以色列当局支持,而且以色列本身也在该地区展开干预行动,从2013年8月开始实施无人机打击。

在本国领土上,以色列在加沙和埃拉特附近部署了“铁穹”导弹防御系统以拦截火箭弹,还沿着埃及边界修建了5米高的安全护栏。尽管修建这道245公里屏障的想法要追溯到2004年(名为“沙漏”工程,起初是为了在以色列撤离加沙地带之后阻止毒品走私并防止哈马斯入侵),但这一工程的重启是在2010年。最后,以色列强化了监控埃及边界并防止渗透的行动。即便如此,以色列-埃及边界仍然非常不安全,因为“伊斯兰国”组织试图证明其影响力将持续存在。埃及军队已经表明自己无法抵抗这个经验丰富的恐怖组织。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台军采购美战机装备被逼“只买贵的” 台网友:任凭美国爸爸宰割

台军F-16(来源:联合新闻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台空军148架F-16A/B型战机正陆续进行性能提升改装,台军原规划以超过1.63亿美元预算,采购所需的42套ALQ-131A FMS电子战吊舱,没想到美国却以研发成本上涨为由,强迫台军“只买贵的”,同样价格只能采购12套,逼台空军“哑巴吃黄莲”。

据台“联合新闻网”3日报道,台空军电子战吊舱最初需求数量为42套,但却被美军告知预算不足,只能采购12套。台空军将在本月根据美军规划,以1.63亿美元的“天价”,请美军送出这12套电子战吊舱的发价书进行签署。

报道称,美国防部2011年9月发布,台湾提升F-16电子战吊舱性能,要在ALQ-211(V9)与ALQ-131A FMS两款择一使用,台军弃ALQ-211,指定仍在研发中的ALQ-131A。而现货市场上的ALQ-211电子战吊舱,1亿6170万美元就能采购42套,每具仅285万美元。

据了解,当初台空军选用研发中的ALQ-131A,是考量美军F-16未来也将选用这款吊舱进行提升。但美军现在已放弃为自身F-16进行升级,但却仍要求台军必须选用这款研发中的电子战吊舱,等于要求放弃市场上较便宜且成熟的产品,为美方不采用的新型吊舱研发费用独自埋单。

国民党“立委”吕玉玲披露,这1亿6000万美元预算被包裹在新年度“凤展专案”预算案中,台空军尚未向“立院”提出详细中文版评估报告,“立院”也尚未同意预算编列,台空军若提前与美方签署采购发价书,是“先斩后奏”,她不同意这种作法。

对此,台湾网友表示,“台湾果然是美国的提款机,而且是现金卡”,“菜政府亲美联日抗陆,台湾人只能任凭美国爸爸宰割了”,“丢人现眼”,“那个是给老美的保护费”,“这就是抱美国大腿的后果”,“快叫小英阿姨去推特发文哭诉”。

针对美国军售台湾,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曾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方向台湾出售武器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博弈 | 在中美澳三角恋中美国胜出?澳学者:好好笑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0月11日文章发表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的文章《在中美澳三角恋中,事实胜于雄辩》称,美国政府和一些澳大利亚当地评论人士声称美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然而澳大利亚民众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自己国家最重要的经济伙伴是中国。

▲8月23日,澳大利亚昆士兰,中国、美国、澳大利亚“科瓦里2017”联合演习开幕。参演士兵将在澳大利亚接受野外生存技巧培训,在实地进行训练。

文章称,今年澳大利亚掀起了一股热烈而又有些奇怪的争论风潮,大家讨论中国和美国哪个国家才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但是争论发生的原因却很少有人提及。

引人注意的是,除了参与辩论的一些澳大利亚评论人士,美国政府也声称美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驻澳使馆代办在堪培拉简单叙述了澳美投资关系的一些好处,然后说:“这就是我们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经济伙伴的原因。”

美国副总统彭斯4月访问澳大利亚时也说道:“美国无疑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伙伴——不单是就本地区而言,而且是就世界范围而言。”

▲资料图片:4月22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左)和澳大利亚总理特仑布尔在悉尼举行联合记者会。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6月经停悉尼时唱了相同的曲调:“如果你看一下美国在澳大利亚的直接投资总额以及两国的实际贸易规模,(就可以知道)我们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文章称,美国所传递信息表现出的一致性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澳大利亚民众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自己国家最重要的经济伙伴是中国。

▲资料图片:2016年11月23日,中国海军“郑和”舰抵达澳大利亚进行友好访问。(人民网)

美国和一些澳大利亚当地评论人士显然担忧,这种公众情绪可能让澳大利亚倒向中国。再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澳大利亚民众中可怜的风评,不难明白美国为什么开始感到不安。

如果可以说服澳大利亚民众相信美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以及安全盟友,那么就可能更容易营造一种政治环境,压制那些要求“在联盟关系范围内或者有时候撇开联盟关系”、在外交政策上“获得更大自主”的声音。

但现实是,过去5年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来往总额一直是与美国的两倍。自2012年以来,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总额达4380亿澳元(合3460亿美元),比向美国出口多3460亿澳元(合2730亿美元)。多出的2730亿美元既能提升澳大利亚人今天的生活水平,也可以用于投资改善明天的生活。同期美国在澳大利亚的直接投资仅比中国多510亿澳元(合400亿美元)。

▲资料图片:2月20日,中国首批经海运进口的1195头澳大利亚屠宰用肉牛抵达山东荣成石岛新港。(中新网)

文章称,一些美国投资确实带来了其他渠道的投资所没有的技术。然而考虑到美国的实际投资数额,很难就此下结论说美国投资带来的利益超过澳大利亚与中国经济关系带来的好处。

如今,那些认为美国技术总是先进的思想需要进行事实验证。德勤研究所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个报告说,中国造就了98家“独角兽”企业(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占全球总数的39%,只稍低于美国的42%。

文章称,澳大利亚有许多理由优先考虑与美国的关系——例如价值观和长期以来的诸多共同安全利益。对于澳大利亚决策者而言,如果美国也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那么事情可能好办许多。但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不足以构成追求国家利益的基础,现在的事实是中国掌握着优势。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